当前位置魔域首页魔域私服久五二魔域长久稳定,人气火爆,每日新区

在游戏里如果能和和气气那自然是好但是在这样一个有军团有PK

魔域单机吧“傲世の星星”——我的团长,“龙腾洅现”——我的团。

魔域单机吧

玩转魔域征文活动上线,本期新话题“夫妻副本”,轻松得270魔石 >>详情点击我是树心城的一只海鸥,经过一千五百年的修练幻化成人,大多数时候我愿意变回海欧,在幽静的树心城和危机重重的隐雾沼泽自由翱翔。我喜欢听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高兴时我会放声歌唱,海风将我的快乐和着海的气息散播到树心的每个角落。

虽然我在树心领域生存了千百年,熟悉树心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棵小草,可是有一件事我始终充满好奇:在海边的浅湾,有一座小岛,岛上修建了一座小城堡,千百年来,城堡如静止在往昔的某一分某一秒,无人打理却不显分毫破败迹象……第一次飞入似人间仙境般的树心城,无意中降落在神秘仪师阿斯特洛身旁,朝这位鹤发童颜却威严的老人展颜甜笑:“爷爷”。阿斯特洛静默良久,眼神由最初的凌厉转为复杂的柔和,用慈祥和仁爱的声音说:“孩子,该来的总会来,你该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从今天开始,你便叫‘霞·薇恩’吧,愿你如朝霞般灿烂,似晚霞般绚丽。

”阿斯特洛说完便唱起了咒语,一团薄如禅翼的绿纱从树心的深处徐徐飘来,掉落在我的双手中。恍如隔世的熟悉感让我产生晕眩,好想好想问面前这位严厉而慈祥的老人“为什么”,可是看到阿斯特洛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话到嘴边却只幽幽地回了句“谢谢爷爷,我走了……”。

我展翅飞翔在树心的高空,默默看着手中散发着梦幻般色彩的纱裙,胸口涌出的竟是陌生的揪心痛,有一种液体滑入嘴角,暗自舔了舔,咸涩的苦味从口中流入心田……千百年来,我知道城堡的大门只是虚掩,却从未擅自闯入。如今驻足良久,我缓缓推开木门,镶嵌在墙壁的几颗夜明珠将屋内照得纤毫毕现,屋内的装饰和家什布置简单而雅致,厅堂正中挂着一幅肖像:男的英俊挺拔,紧紧拥着挂靠在他身躯上的俊俏女子,两人微笑对视,却挡不住彼此眼角流露出的爱怜和倾慕。揪心的熟悉感让我产生瞬间晕眩,用手揉揉额头,我径直踏上墙壁边的旋梯走向二楼,随手推开一间卧室的门,换上月霞轻衣后走向室中唯一的落地长镜,镜中的女子梳着蔷薇花冠髻,蛾眉淡蹙,秋水盈眸,红唇轻咬,纵有千层轻纱亦遮不住她若隐若现的妙曼胴体,淡绿的月霞轻衣让她释放着张扬的青春,四射的活力,引人无限遐思……隐约中似有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我跑出房间,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在厅堂正中的画像前停留,画像中的女子已被一团薄雾笼罩着,她转过身子,面朝我飘来,我吃惊到无法动弹,面前的女子与我在镜中看到的女子如此相似,是我自己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悠悠响起:“我是你前世的一缕的情魄。

前世的你因无法割舍一段情缘,强行施咒将我封于画像中,你因此差点灰飞烟灭,是树心城的神秘仪师阿斯特洛怜你痴心,施咒将你救回,并将你变成一只普通的海欧,本希望你从此简简单单,快快乐乐,但最终你还是修练有成并寻觅而来,我等你已整整一千五百年,你和焰的一段情,该有所了结了……”说罢,女子欺身而来,与我渐溶为一体,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晕眩倒地。

俬服魔域不想,也不会说再见。现在才发现自己何时这么执着和依恋了。我不敢说我有多爱你,只知道你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习惯,不可或缺的习惯。

俬服魔域

本人两个号法师和亡灵都是70多点三D神火就4个龙炎8000多评分到今天为只就打过黑水简单的,雷炎更本组不到人打也没人想要组队打。雷炎就那几个队伍在打天天都行成定律了不可能拉别人一起打的。这样下去永远都是黑水简单的都没意思。还有雷炎组队人家1.6W评分神火的血族首先说的就是不要法师就用品是为什么呢。

在说下现在这魔域一上线就全是各种任务你不做的话又更不上大部队。做吧又感觉时时都让魔域绑住了,有点烦恼。

还有你们说那些追求高攻击的又不为打副本到底搞那么高攻做什么呢。

说到副本9星现在也跟本不是人打的全是外挂在刷,30星死底死底350一组。

你说人如何刷的过挂。全是挂。我玩现在的区一年了就刷了三组碎片我记得。亡灵也就850来秒的样子法师刷不太会。

谁说法师过不去?我们区就一个队伍能过。还是3个法师笑死了4个龙炎也想组雷炎?等你有4个创世再说吧小伙子 努力吧 你这样过不了 至少幽冥一套 神火一万以上 八荒 一个都不行噢 加油记得女神刚出时候? 还不是一样天天论坛BB,现在你们都看看自己的女神等级?神火也一样的 以后还不是烂大街的东西。不舍得花钱什么都想一步到位 !要不改火墓简单100份100爆雷炎?大家都是顶级神火?这样有意思?

法师只要王者试炼场伤害有30Y左右很多人会组去雷炎的。

谁说一定要四个创世的?没打过别瞎比比好不?

雷炎很简单啊,感觉只要神火够,就能打得过的是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不要太过着急。